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玩家先行翻译及插图预览

本文转自NGA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的英文版已经出版了,主要讲述了古德拉诺和兽人战争时期的一些历史,大家是不是已经对于第二卷的内容想先睹为快了呢?现在在这里给大家先行奉上由玩家们翻译的一些段落解解馋吧!

感谢NGA玩家@kzballarat分享的部分段落翻译~

高里亚攻城战—黑暗之门前400年

注:本段战斗发生地具体在哪有一定争议。最初我根据wod的游戏认为“城市”就是悬垂堡,但实际上文中并未提及,故稍作修改。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玩家先行翻译及插图预览

面对高里亚城强大的城防力量,叛乱的兽人并不打算用大量牺牲来突破防御。他们在环绕着城市的山头上扎营,以期用围城击败敌人。但高里亚食人魔认为自己可以挺住任何一种攻城之法。他们有船只和海港,而兽人没有元素的帮助无法造成真正的威胁。最重要的是,因为元素自身状态不佳,兽人萨满的力量也大不如前。

然而几个月过去了,食人魔发现他们正变得无力维持帝国的运转。当初单凭海运维持城市运作的预期落空了,他们必须重启路上贸易路线--兽人奴隶曾是帝国的运输工,但现在他们正要推翻高里亚。

帝国元首莫罗克(Imperator Molok--因为这是本线的德拉诺不是wod的平行世界,所以元首不同)带着身边的顾问再次启用艾匹希斯水晶,希望找到解围之法。他们从一则远古的鸦人传说中发现了“塞泰的诅咒”,于是便开始着手利用这种诅咒制造消灭兽人的武器。

食人魔成功了。这种被称为“红疹”的疾病如同野火一般在兽人营地间蔓延。它传染性极强,持续长达数月,杀死了许多遭到感染的兽人,健康的兽人战士数量急剧下降。奈尔伽姆(估计是兽人叛军领袖,氏族不明)和萨满同元素之灵商议之后发现,红疹并非自然疾病,这种无形的武器出自食人魔之手。

兽人氏族的酋长们开始变得举棋不定:在红疹的威胁下,围城实际上已经宣告失败--在高里亚城毁灭前会有太多兽人因病而死。而随着战士越来越少,正面战斗也变得不可能。留给兽人的时间不多了。

奈尔伽姆和其他萨满为了胜利决定踏出非常危险的一步:他们恳求元素彻底毁灭高里亚。从未有萨满提出过如此暴力的请求,但兽人和元素都知道,如果他们失败,莫罗克就会再次控制元素王座。

于是,所有萨满在悬槌堡的高墙外集合,见证了元素怒火的真正力量。那天发生的事情永远无法被忘记。

风暴咆哮着席卷了城市。低吼的大地颤抖不止。在几个小时内,闪电和地震将高里亚城内的每一堵墙壁和每一座建筑扯得粉碎。烈火吞噬了城市的残骸,阻断了所有通路,并将港内的船只全数烧毁。当整座城市只剩下灰烬和废墟时,大地仿佛一张巨口般撕裂开来,将元首莫罗克和这座伟大城市的残余尽数吞没。

成千上万的食人魔在那一天死去。元素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只有只言片语的消息传到了高里亚帝国的其他城市和据点,但这些传言足以警告其他食人魔不要去挑战元素的怒火。

兽人获得了胜利,但他们并不感到欣喜。各部族损失惨重,而且他们目睹了自己永不愿再次见证的可怕力量。奈尔伽姆和其他萨满对元素之怒尤为恐惧。他们宣布,兽人氏族已经没有理由继续维持统一,诸族应该分道扬长。

各部族几乎没有争论,纷纷启程返回自己的故乡。但兽人的生活已经被彻底改变了。红疹从未真正消失。每过几代人,它就会再次爆发,给兽人社会带去灾难。


第二次暴风城之战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玩家先行翻译及插图预览

大酋长毁灭之锤下决心一次攻下暴风城。他将部落的全部力量投入了攻城战。奥格瑞姆曾一度考虑引入战歌、碎手和其他留在德拉诺的氏族作为支援,但时间不等人。每过一日,暴风城的部队都将获得更多时间重组防线。

随着战斗开始,双方都明白这一天将决定暴风城的命运。人类和兽人都将不留活口,毫不留情,死战到底。部落攻破了城墙,涌入街道。但暴风城的保卫者还是挡住了他们。但这只是暂时的。

莱恩国王和他手下的军官们在暴风要塞商议对策时,得到了迦罗娜自卡拉赞返回的消息。洛萨和卡德加仍然毫无音信,国王非常担心两人的命运。

莱恩急于知晓发生了什么,因此传唤迦罗娜进见。后者本想告诉他众人与麦迪文战斗的事情,但就在迦罗娜开口之前,她脑海中突然产生了变化。

半兽人曾经抵抗过古尔丹对莱恩的刺杀令,但在与守护者战斗期间的遭遇混淆了她的思维。(小说中,麦迪文强迫迦罗娜目睹了自己杀死莱恩的幻像)她变得无法区分敌人和朋友。迦罗娜自身的意志力减弱了,而兽人术士命令她杀死莱恩国王的命令却变得清晰无比。在内心深处,迦罗娜并不想杀死莱恩。这个陌生人将自己迎入他的王国,他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给予她尊重远远多于她这辈子从其他兽人身上得到的。

然而此时她已经无法再抗拒古尔丹的命令了。

泪流满面的加罗娜将匕首深深刺入莱恩的心脏,而年轻的瓦里安王子恰好目睹了这一切。父王遇刺的惨剧深深地影响了这个男孩,令他对兽人产生了扭曲的认知。他将所有兽人都看作狡诈而嗜杀的生物。

迦罗娜因杀死莱恩变的困惑不已,她逃离了暴风要塞,在混乱的战斗中消失无踪。国王已死的消息迅速散播开来,人类的士气开始瓦解。暴风城的每个角落都被战斗所吞噬,部落持续不断的攻势令王城陷入火海。

就在这时,洛萨与卡德加从卡拉赞归来。他们目睹了眼前的混乱,并在得知莱恩国王遇刺身亡后,由洛萨接管了残存部队的指挥权。洛萨明白城市已经陷落,他只能尽可能多地带领自己的人民逃出生天。

洛萨随即下令疏散全城。他与卡德加,加文拉德和残余部队一起,召集了瓦里安王子、其母塔莉亚王后,以及他们所能找到的所有市民。众人拼死战斗,慢慢向暴风城港口转移,一路上失去了很多同胞。塔莉亚王后也在战斗中丧生。当洛萨与其他幸存者最终抵达码头后,他们在启航前烧毁了几乎所有剩余船只,以防部落追击而至。

暴风城在幸存者背后化为灰烬。第一次战争结束了。

部落获得了最终胜利。但大酋长却没有丝毫没有感到欣喜。


德拉诺与永茂之林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玩家先行翻译及插图预览
古德拉诺地图

在燃烧军团发他们的远征之前,一个小世界在无边黑暗的边陲慢慢成形。这个世界在以后的岁月中有着许多不同的名字。强大的食人魔称之为“多加尔”,这在他们野蛮的语言中意为“已知的大地”。另有一种会飞的鸟型生物名为鸦人,他们称其为“拉克夏”,意思是“太阳之石”。

在距离现在较近的时光里,这个世界一般被称为“德拉诺”。

德拉诺上没有沉睡的星魂,但它却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近乎所有的世界上都存在火、风、地、水四种元素。有时候,这些元始的生命相当具有毁灭性。他们会化为物质形态并相互征伐,这也导致它们所在的世界处于持续动荡的状态。

但德拉诺与其他世界不同。丰富的第五元素——生命之灵——浸润着这个世界,这种力量对元素之灵有着天然的安抚能力。它缓和了元素暴戾的本性,甚至还能阻止他们化为物质形态。

德拉诺上的第五元素还有另一种更加惊人的作用。它加速了动植物的生长,使得这个世界孕育出众多生机勃勃,狂野不羁的生命。

无数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生物在这个年轻的世界上游荡,争夺着控制权。强者吞噬弱者,更为狡猾的猎手则猎食强者。野蛮成为了生存的唯一方法。

德拉诺最强大的捕食者并不依靠尖牙和利爪,根须和荆棘是它们的武器。

一种侵略性的肉食性植物在德拉诺上出现。这种生命形式被称为孢子群落。它们触手般的藤曼在大地上蜿蜒攀附,将所触到的原始猛兽尽数缠绕。随着它们不断扩张,孢子群落吞噬的也越来越多。它们的饥饿和对扩张的需求永无止境。孢子群落演变成了由纠缠的荆棘和剧毒豆荚组成的活体群山。

孢子群落的触手卷过哪里,茂密的森林和泥泞的沼泽便在那里生根。不久,一个迷宫般的茂盛丛林遮蔽了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

就连德拉诺的元素能量也没能逃脱孢子群落的魔爪。后者的根须钻入地下搜寻水源,随后这种侵略性的植物接入了浸润着德拉诺岩石与土地的第五元素。随着孢子群落吞噬了这种原始的能量,它们和周围的荒野开始产生一种粗糙的交流感知能力。这种新诞生的智能使得德拉诺上的植物演变成一个巨大的有机体。孢子群落和所有植物的统合意志被称为永茂之林。

一旦有重大威胁出现,永茂之林便会集合起来共同应对。然而强大到足以威胁它们的事物从未出现。永茂之林统治着目所能及的一切,它们的力量无可匹敌。


希尔斯布莱德之战—黑暗之门六年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玩家先行翻译及插图预览

随着海军上将普罗德摩尔的舰队被击溃,部落继续驶向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没有遭遇抵抗便完成了登陆。联盟的防线相当薄弱。尽管联盟军队大部已经抵达希尔斯布莱德,但他们组织十分混乱。

兽人大军向岸上发起冲击,但一直护卫部落舰队的红龙拒绝跟随。耐克鲁斯留在了格瑞姆巴托看守阿莱克斯塔萨,他无法来到这里下达新命令。兽人命令红龙保护船只,而它们若非迫不得已不会杀死更多人类。这只是一种微小的反抗,但为了不危及阿莱克斯塔萨的安全,红龙也只能做这么多。

奥格瑞姆没有对此多加追究。他将红龙留在原地,领兵深入内陆。他计划翻越奥特兰克山脉,直捣洛丹伦王城。这将是一次艰难的行军,但这是抵达洛丹伦的最快方法。

洛萨预料到了这一步棋。从军事角度来看,洛丹伦王城是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目标。一旦它被攻陷,联盟内部将纷争四起,其余诸国将陷入混乱。洛萨决定阻止这种可能性。他让自己疲惫的部下在希尔斯布莱德摆开阵势,把守住北方和西方两条通往王城的要道。洛萨尽可能地团结手下的士兵,但他的话语收效甚微。他能看到部下眼中的恐惧。这是大部分人类第一次亲眼见到壮硕的兽人。他们简直是噩梦般的生物。

幸运的是,圣骑士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训练。这些圣洁的骑士骑行穿过联盟的防线,他们的出现令在场的士兵燃起了希望和勇气。

部落的战鼓隆隆作响,数量庞大的绿皮战士们嚎叫着向北发起冲锋。他们口中战吼咆哮,手中利刃高举,轰然撞入人类的防线。

这是历史上第一次,部落和联盟的军队短兵相接。奥蕾莉亚和她的高等精灵游侠用弓箭不断削减部落的兵力,洛萨则和圣骑士并肩作战。在别处,卡德加和其余的法师们释放着自己的奥术力量,将接近的兽人不断击倒。

第二次战争开始了。

在战斗期间,一阵腐蚀性的云雾逐渐笼罩了战场。本已战死的人类士兵自恶臭的雾气中出现,这些死而复生的战士向曾经的战友发起了进攻。在这只邪恶大军的队首,是一群骑乘骸骨战马,戴着兜帽的人物。

死亡骑士加入了战局。

他们冲入震惊的人类军队中,将痛苦和恐惧洒向敌人。奥格瑞姆带着不悦和满足感目睹了这一切。他仍对死亡骑士感到不安,但如今他已见识到后者在战斗中是多么地有效。

仅仅是死亡骑士的出现便足以令人类吓破胆,联盟的防线开始瓦解。但从乌瑟尔,图拉扬以及其他圣骑士身上迸发出一道炙热的白光。神圣能量如浪潮般涌过联盟部队,将死而复生的亡者猛然击倒,并且驱散了死亡骑士的腐化迷雾。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玩家先行翻译及插图预览


黑暗神庙

感谢NGA玩家@炸弹小P分享的段落翻译。

重获古尔丹之颅后,图拉扬将矛头指向了南方。影月谷虽远,但他有魔法助阵以加快脚步。通过卡德加及随行法师的传送门,洛萨之子们来到了德拉诺的南方。

联盟的两军于黑暗神庙外会师,但他们的到来仍不能够及时阻止耐奥祖。雪上加霜的是,部落已为他们的到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兽人大军的残部已在黑庙周围掘成战壕,藉此阻挠洛萨之子前行。

令卡德加焦虑万分的是,他感知到黑庙之巅正释放出种种强大能量。耐奥祖及其爪牙们正准备着咒文以开启新的传送门。眼下已来不及开展长期围城,也没工夫从黑庙的守卫中杀出血路。

洛萨之子们以肉身杀入这座城池,在守卫间横冲直撞。在他们鏖战之时,卡德加与随行的法师动身寻觅耐奥祖,希求找到他并打断他的咏唱。

他们并不会如愿以偿。

在神庙最宏伟的塔顶,耐奥祖业已聚集了一小撮死亡骑士和一批影月兽人,以期助他施法并在联盟的进攻下保护他。他和鹰犬们已经驾驭了达拉然之眼、麦迪文之书与萨格拉斯之杖的力量。耐奥祖接入了黑庙的魔网枢纽,但十分不幸,他并没有这个仪式所需的本事。他这般渴求成功,同时他的鲁莽使得掌控着的能量暴走。如他所料,耐奥祖在现世的构造中打出了孔隙;但却有后患接踵而至——无穷的后患。

耐奥祖发动的魔法令德拉诺的魔网随之动荡,超乎想象的能量开始撕扯德拉诺地表的沟壑。每时每刻,世界在这突变中的呻吟都在加剧;裂隙突生,纵贯海洋与大地。

在链式反应尚未蔓延开来之际,卡德加与法师们到了。他们设法夺回了麦迪文之书与达拉然之眼,但却未能觅得萨格拉斯之杖:权杖在手,耐奥祖与一小撮死忠遁入了最近的传送门之中。

耐奥祖虽得以苟全性命,但他却颠覆了世界。

分享到:
本文来源:178游戏网 责任编辑:肖遥_NG4591
16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